第一千零四十章 大结局

酒太白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断地看向空中,可空中却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,这才看到人影飘落,而这人……竟然是砚台!

    见有一书生,手提黄庭松的背包从空中飞落,众人也都围了过来,钟离生更是着急的问道:“黄庭松呢?他在那里,田家老祖……死了吗?”

    砚台默然摇头,“没有,田家老祖未死,不过……黄庭松死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惊,已经损伤不到一半的人,一时间都骚乱了起来,黄庭松这个应劫之人死了,可那田家老祖却是未死,这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众人不敢想象,砚台却是冷着脸,走向山脚下,将晏文婷与胖子二人弄醒。

    砚台没说话,而是在口袋里面掏出那片莲叶,递给了胖子,“胖子,你松哥已死封印田家老祖,将魂魄分成了七分,也将田家老祖封印在了七个不同的地点,至于这莲叶……上面有他的主魂,你收下吧!”

    胖子顿时呆愣在原地,傻傻的许久不说话,砚台却是直接掰开她的手,将莲叶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,又将黄庭松的背包交给了胖子,“这是你松哥遗物,都是些修行的法器,除了阴阳剑之外,都在这里了,你姑且留下吧,日后用也好,不用也罢,也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依旧是愣神在原地,砚台却是转头看向方才的战场,不过却是便是尸骸,鲜血成河!

    见此,砚台绣袍一抖,轻声叹道:“诸位,再会了,在下……先走一步了!日后若是有缘,我们再会!”

    砚台说罢,便也悄然离去,而此时……众人也没人再管他了,因为……晏文婷几人也早就沉浸在黄庭松离去的悲伤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数月后,林海土地庙内。

    王老,吕老,陈曦,和月阁诸位弟子及族长,白巫仙诸位弟子及族长,钟氏家族诸位弟子及族长,还有林海市四大财团,以及黄庭松的家人……

    总之,除了胖子与晏文婷以外,凡是生前与黄庭松有关系的人,此时都共聚土地庙内。

    今日,是土地庙新增神像,而且这神像生双面,一面男,一面女。

    男人那面,身穿道袍,英俊潇洒,右手持拂尘,左手掐道指,道指之上还有一枚翠玉莲叶。

    女人那面,身穿襦裙,冷艳甜美,腰跨长鞭。

    不错,这就是苏锦儿与黄庭松的神像!

    自从那场大战之后,三大家族元气大伤,就连阴阳客栈亦是如此,故此,众人修整了几天后,便联名斥资,将土地庙扩建,增加两殿,左殿取名“仙师殿”,殿中供奉黄庭松与苏锦儿神像,也就是如今这个生有双面的神像!

    而黄庭松与苏锦儿,也都被众人尊称为黄仙师与苏仙子!

    至于在这所大殿的对面,也就是右面偏殿内,取名为“英烈祠”,供奉的则是那日大战时战死的诸家弟子牌位,永世享受香火供奉!

    在一阵喜乐之中,土地面竣工开幕结束,而今日前来之人,也都纷纷上前,到黄庭松殿前上香设拜。

    待等上香设拜过后,王老也将几位家族族长拉到了一旁,去凉亭内说话。

    王老看向周母,低声问道:“周族长,小梧那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一切都是命,那孩子现在是族长了,从今以后,永世不出!”周母说起此事,也是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闻言,王老弟弟的叹了口,感慨道:“唉,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啊!还真是苦了这丫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老说罢,陈曦也在一旁搭茬道:“周伯母,那胖子……你们最近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周母默然摇头,低声叹气到:“不知道啊,我派人调查过,可……没收到任何消息,这孩子应该是没去我白巫仙领地,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陈曦摇头叹气,看向在场几位族长,脸上满是无奈之色,“众位也都帮着调查了,这胖子……唉,几个月过去了,还是了无音讯,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陈曦说罢,众人又是一番摇头叹息,万般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少倾,王老看向陈曦道:“小曦子,文婷丫头今天怎么没来啊?”

    闻言,陈曦脸色稍稍一边,叹息道:“唉,嫂子她……自从庭松走后,嫂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,庭松也仿佛是从未在她世界出现过一般,现在也回到以前的日子,天天和罪犯打交道,这不……今天打电话让他来,他就说了一句今天出任务,没时间,就给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老与吕老对视一眼,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,吕老伤神道:“唉,爱之深,恨之切!由她去吧,如果自欺欺人能过一辈子,也挺好!”

    族长见吕老如此说,也对在场几人拱了拱手道:“诸位,我晏某人即可就要返回云南,既然婷儿不可随我走,那日后就拜托诸位了,在这林海……多多照料我家婷儿!”

    四大财团,以及钟家之人自然是连连应承,白秋明更是如此,不过却也是拱手道:“诸位,黄仙师临行前,曾拜托在下,照料他们几人,若是日后你们有了胖子消息,务必要联系在下!若是不能让小胖子后生安好,在下……余生不安!”

    众人连连应承,陈曦却是看向钟离生,“钟族长,不知那个知古斋的小斋主可找到了?”

    钟离生捋了捋胡子,摇头苦笑道:“唉,那孩子猴精着呢,我几次派人造访,都没能见到人,自然,也一直没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曦眸光深了深,叹息道:“唉,这位小斋主……还是得找到的,虽然这孩子没修行过,可却身兼使命,务必要找到告知。”

    钟离生点头应诺,此时便也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在凉亭内坐了一阵,便也都各自散了,而王老又去给黄庭松上了三炷香,便也带着陈曦回阴阳客栈。

    只是二人走时,王老看向土地庙,黯然神伤道:“小曦子,我阴阳客栈……是不是太低调了?”

    陈曦微微一怔,王老兀自笑道:“这天下虽然安定了,可却是我师弟舍身成仁换来的,既然如此,那我阴阳客栈,也该重出江湖了,为我师弟守护这份安宁!”

    众人走后,土地庙内也恢复了平静,不过却没有人看到,在黄庭松的仙师殿内,金光一闪,玄清子悄然现身。

    玄清子盯着黄庭松的神像,许久,老眼婆娑,兀自摇头苦笑,喃语道:“徒儿啊徒儿,那日阴阳客栈一别,却是为师见你最后一面……为师舍不得你啊!可如今你用魂魄封印了田家老祖,还如何重聚魂魄?唉……也罢,我徒儿一身功德,为师又岂怕逆天行事?为师姑且再送你一些造化!”

    说罢,玄清子屈指一弹,一道金光没入莲叶之中,玄清子微微一笑道:“六年……最多六年,徒儿你就能回来了,不过这其中……还需要有人出手帮衬,也罢,为师再给你收个师弟!嗯……那小胖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玄清子笑眯眯说罢,随后身形一闪,便就向黄庭松的家乡射去。

    数月前大战之地,依旧是满目疮痍,因鲜血的浸泡,土地都变成了黑红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,砚台便是立在山岳之上,静静地看着一切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他身旁金光一闪,玄清子悄然现身,“贾兄,待等那位小斋主出世,你也算是功德圆满了?”

    砚台盯着下方的狼藉,淡淡一笑,“唉,还需五年,五年后我便也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玄清子微微一笑,也看向了下方,“贾兄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砚台未说话,而是单手一招,一打白纸出现在其手中,随后便自顾自的用毛笔在上面写了起来,同时,开口道:“我在写你徒弟生前事,准备写本,赚点钱花。”

    不等玄清子说话,砚台将刚刚写好的东西递了过去,随后就只见上面写着的,正是那日大战之事,而在大战的结尾处,还有一首诗稿:

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;无名之卒,沙场擂军鼓。横槊一扫千军覆,战马扬蹄声不住!

    血成河,尸城郭,铿锵战歌,金铁急附和。修罗战场两军搏,一朝换人亦换国!

    (全书完)